叩天门·叩天门 第六七一章 乘风
广告位①
广告位②
广告位③
我乐小说欢迎您的光临,请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oole.org,以便随时阅读小说《叩天门》最新章节...
    从弱到极致,便是跟那些寿元将尽心有不甘勉力冲击元婴大道之人引动的大道弦动也有所不如,已经低到不可能再低的水准,掉头而上一路挺进,虽然速度并没有多快,就跟之前回落时候相差无几,远没有最先那一次更加迅疾,但每一个人只要注意到,只要去仔细体会,都能感受到虚空大道弦动之中蕴着的澎湃汹涌之力还要更甚先前,仿佛刚刚的回落并不是真的回落,而只是在蓄势,为的就是此刻的再次爆发一般。

    如果最开始心底还是猜测,还只是愿想,希望是这样的话,待得虚空大道弦动毫无迟滞便越过了之前停留过一次的水平,没有半点停歇,便继续朝着更强而去,几乎所有人都发出了一声饱含诸般情绪的呼喝之音。失而复得的感觉有时候却比直接到手还要令人更加愉快,本来已经不指望,已经有所失落的时候,忽然来了这样的反转,便是一个个活了数千年之久,已经经历了无数世事,等闲时候无论身边有人还是没有人都没有什么差别,根本不会为任何事情动容的诸多元婴大能,这一刻也不由的感情外露。

    惊讶、惊喜,意外、激动……种种情绪同时涌现,种种感触都融在了那一声短促的“嗯?!”之中,不过也只是一声“嗯”,之后便没有几个人再多说什么了,不仅因为天各一方大都身边没有可以讨论的同阶修士,更因为此刻关注虚空之中大道弦动进一步情形才是更加重要的事情,毕竟此刻只是超过了之前一次回落后的水准,还远没有到先前至强,更何况,得陇望蜀是每个能够修炼到元婴境界骨子里的东西,若没有这样的贪心他们根本不可能从千万人中脱颖而出晋升到如今的境界,感受着虚空大道弦动之中蕴着的无比汹涌澎湃之意,许多人心中甚至已经想着会不会这股劲儿会不会一直冲到比之前至强还要更强的地方去。

    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冲击元婴大道过程,大概世间众多元婴大能也从来没有如此齐心希望一个后辈冲击元婴大能成功的时候,先前一次或者因为心底最深处的嫉妒之意作祟,或者因为对猛然冒出一个绝世强者的担忧甚或惊惧,还有不少人会有别的念头,比如最好出点波折,最好不要让他一次而成,或者不要成就那么高的话,这会儿存有这样念头的人就少了很多,更多的人都希望这一次这一个拨动虚空大道弦动的后辈儿郎能够一鼓作气,就这么直直冲到最高,然后直接碎丹,顺利结婴。

    不是元婴修士都如此博爱或者善心,视一个根本不知道名号不知道出身来历的陌生后辈如自家人,或者说根本没有任何一个元婴大能修士是因为好心的缘故生出这样的关心跟祝福,如此关切如此希望只是因为事情可能关乎到他们每一个人。相比于一个可能的强者,很显然冲破修真世界上方天之禁

    锢,让修真世界重现往日辉煌,让他们这些虽然已经站到世界之巅,却也同样已经看到了自己生命尽头的元婴存在,看到更进一步甚或更进几步的希望更令他们所看重,尤其经过之前那一次起落,原本的希望差点泯灭这会儿才又重新生出来之后,再没有几个人还想再出什么波折的了。再想想那明明就存在于修真世界上空却根本无人能够真切感应到的天之禁锢,更有不少人希望此刻正在拨动大道之弦的这名后辈金丹修士结出的元婴越强越好。也就是不知道是什么人又在什么地方,不然不止一个两个的元婴大能都有过去帮着护法,帮着掠阵的念头了。

    至于不多的几个如胡眉道人、狐冬令,寸方道人去过轮回大阵的元婴修士,倒是大概猜到甚至确定了冲击元婴的金丹大圆满不是别人,就是跟他们有过诸多交道的叶拙,也大概能猜到叶拙此刻应该是在离云岛某处冲击元婴境界,不过这几个人却没有哪个想要动身去离云岛,去替叶拙护法掠阵的想法。

    不仅仅因为离云岛是修士禁地,就算他们元婴境界也不愿意轻易前往,还因为之前那一次的道心誓言已经让他们清楚的知道这个叶拙是多么的多疑,多么的不信任旁人,他们几个真的要不请自去,不仅不会引得叶拙感谢,更可能是直接翻脸,还有一个缘由则是因为他们自己所不知的误会了,他们以为如今的叶拙只是顶着一个离云岛人的肉身,内里其实是天地大劫之时便已经存身于轮回大阵,直到他们几个闯入其中才得了机会脱身而出夺舍而生的大能前辈。

    也是因为有这样的误会认定,便是之前一次大道弦动回落,他们几个也没有别的修士那样希望放弃的那么快,一直都在关注着虚空大道弦动,此刻这一番动静更让他们坚信自己的看法,明明拥有足够的实力,却还弄出这样一番动静,除了上古大能存在,大概没有人能也没有人敢这么做,既然这位上古大能这么做了,自然也表示他有足够的底气跟把握,碎丹成婴这种对其他金丹修士而言可谓万中无一的事情,在这位上古大能那儿可能也只是普普通通的一次修炼,一次突破。

    一边遥望虚空,这几位一边还不约而同想起了跟叶拙打交道的种种,交情算不上太多,至少没有更多的怨隙,想到怨隙,自然也就想起了同样去了轮回大阵却没能再走出来的太姥老妪。想到最后时刻因为她自己的贪婪而惨死在叶拙手中,当时只是感觉吃惊,如今再想更多的却是替她感到冤得慌了。倒不是觉得太姥老妪自己,就算如今的叶拙真的有所成,以太姥老妪的年岁以她所剩无几的寿元大概也赶不上了,冤得慌的是她不仅自己身死,还平白跟叶拙结下了生死仇怨,有了这个过节,将来叶拙没能让当今修真世界有所大变也就罢了,真的要改了天换了

    地,苍海离南岛就有点尴尬难处了。

    这一刻的几人却已经没谁再去想叶拙碎丹成婴还会不成功的事情了,所考虑的种种已经都是叶拙踏入元婴之后的情形,单只从信心上讲,此刻的这几个人却是跟远在离云岛白骨深涧禁制空间里的虫母小家伙有的一比了。

    虚空之中大道弦动随后的变化似乎也在回应众多元婴大能的期望,稳稳当当,一路向上,越过先前稳定过一次的水准,又朝着至强接近过去。依旧没有太迅疾,依旧十分的夯实,一点点一点点接近,就在众多元婴大能凝神屏气不敢有更多动作好像生怕自己呼一口气就会打搅到虚空背后那位一样的关注之中,虚空大道弦动一如刚刚那一次一样,也如他们心底期盼奢望的一样,没有丝毫的停顿、没有丝毫的凝滞,如丝般滑了过去,朝着至强之上而去。

    只论大道呼应,只论拨动大道之弦动,先前最强的时候便已经可比不少元婴之上的存在,此刻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并且还在稳稳提升,好似没有尽头,好似要直接盖过所有元婴修士一般的动静,如果第一次时候就如此,少不得会再次震到了甚至吓到了许多的元婴大能,不过这一回时候,却是少有人还会被震到,更不会有人被吓到了,哪怕一阵之后,大道弦动的情形已经到了一个以往他们连想都没想过,甚或已经超过了元婴初期便是跟元婴中期相比也不遑多让的程度,许多人也只是稍稍感慨一下,甚至连感慨都没有,只是更加凝神更加专注的感应着虚空。

    不似那几位已经猜到了事实上其实是误会了叶拙身份的同阶,其余元婴修士都只是接着大道弦动来推测一切,但到了这个时候,便是没有那样的误会,没想过其中可能还有上古大能修士的因素,只凭着虚空之中大道弦动的情形,也有越来越多的元婴修士开始确定此人成功碎丹结婴已经没了悬念,有所悬念的只是他需要用多长时间,以及众人更关注的,一旦结成元婴,会结出一具怎样的元婴,以及他们最最关心的,这位新晋的元婴同道,是不是真能让他们内心最深处的奢望变成真的希望,甚至可以看到它实现。

    同样对叶拙生出绝对信心的还有狐灵儿,不同于其他所有人,狐灵儿的信心不是因为虚空之中大道弦动的越发高强,甚至比之前一次还更强了许多,甚至让自己老祖都佩服不已,狐灵儿的所有信心都是基于叶拙本身,只因为,就在刚刚,就在自家老祖又发出一声轻声长叹的时候,狐灵儿再次感应到了虚空之中传来的那股玄之又玄却又妙之又妙的传念,

    虽然不似前一次那样叶拙直接投来许多的意念,却让狐灵儿更加的安心,因为这一次从出现开始就没有再消失,一直都留在那里,不似前一次只是闪了那么一下。
广告位④
广告位⑤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错误报告]     [投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