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道红尘·正文 第六百九十章 霸下负海
广告位①
广告位②
广告位③
我乐小说欢迎您的光临,请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oole.org,以便随时阅读小说《问道红尘》最新章节...
    “看来大王对裂谷状况也很了解。”秦弈问道:“也就是说,对圣龙峰也很了解?”

    你都对圣龙峰有所了解了,不去救爹?

    “了解谈不上,父神状况还是知道一二的。”囚牛肥短手敲着桌子,慢慢道:“之前我说到隔绝神州,并没说完整。固然是因为鹤悼抢了我的石墩,这只是个诱因,我从中感到了神州人和天上的关系有些微妙,这才是主因。包括裂谷与圣龙峰……我已经信不过,要是哪天搞得我海中也与裂谷一样,那就完犊子了,不如隔绝完事。”

    秦弈奇道:“合着大荒反而没那些人的痕迹?”

    “至少大荒没有那么明显的迹象,我们也不能彻底封闭不与外交流,那才不是好事。”囚牛叹了口气:“实际上我们与大荒交流也终究不多,不过是以羽人为信使传递在这个方面,羽人是完全可以信赖的种族。”

    这是被逼成了肥宅的啊……

    秦弈终于理解了为什么它们龟缩禁地,原本还以为习性如此,看来还是有苦衷的。

    囚牛忽然展颜笑道:“看你这表现,对他们的认知挺多?这倒是稀奇,一个晖阳修士……”

    秦弈一本正经道:“别小看晖阳,晖阳在很多地方,都是一家宗主。你以为人人乾元无相?”

    囚牛点了点头,倒也不奇怪。

    莫看它海中实力强盛无比,晖阳乾元满地走,其实与绝对数量相比,比例还是小得很可怜。并非每个种族都像羽人这么得天独厚,拿蚌族来说,根本就没有乾元,晖阳也就寥寥几个,安安那已经是超级天才、族群希望了。所以羽人是海中除龙子之外的最强种族,地位不一般。

    另外还有些比较强的,巨人族,鲸族,鲨族,要么数量太少,要么不适合离海作战,各有缺陷。其余普遍各族之中,晖阳依然是强者的代名词。

    更别提秦弈这种奇葩,拎个棒子敢在包围圈里主动抡睚眦的,确实有一定资格涉足天人之事了。

    而且他居然有“门”。

    囚牛都无法想象他是哪来的门,尤其神州之地,这玩意居然没被天枢神阙包圆了,真是稀奇。

    哪里来的无所谓,关键是怎么用。

    囚牛终于说回了正题:“说回建木,建木原本的衰败绝对不会这么明显,不可能上次万年还有九果,这次就只剩三分之二。这种断崖式下跌并非日积月累的表现,而是有人强行干涉的结果。”

    秦弈悚然一惊:“有人能绕过你干涉?”

    “不一定要接触,只需要通过某种方式扭曲了规则。”囚牛道:“你们应该料想得www.oole.Org出,这种天地之奇,内部自成世界,自具灵性,自成循环。我们能驱使它的能量以成阵心,饕餮也可以,这都是与建木之灵亲近的结果。只要建木灵性仍在,那所谓九成灵气哪怕藏得再深,都能自发被吸收成长,只要天地不死,建木是永不衰败的。”

    居云岫想起了自己的画中灵,那就是一个小世界意志,建木之灵也就是建木的意志若是受到了干扰,整个机理运作必将出现问题。便问道:“如今此灵出了状况?”

    “此灵已经沉眠近千年了。”囚牛神色凝重:“这千年来,建木一是靠自我惯性而生,二是……”

    它顿了顿,叹道:“你们跟我来。”

    秦弈居云岫对视一眼,一头雾水地跟着囚牛出了密室,直奔建木之外的海底。

    顺着建木往海面下一路潜行,不知潜了多深都看不见根。秦弈忽然在想,这建木到底扎根在哪里?该不会又是通向幽冥?

    正这么想着,前方出现了极其强大的屏障,将众人阻隔在外,不可寸进。

    囚牛笑笑:“这是我驱使建木能量构造的屏障,其中用上了老八的封闭之灵。”

    狗子神色越发严峻:“椒图之灵一直在这里做封闭之用?”

    囚牛道:“正是,建木之能配合椒图之闭,世上没有人能突破,哪怕无相也不行。”

    如果说囚牛是乐之灵,椒图就是闭之灵,天下最强的屏障,是守卫,也是遮掩。没有人能知道里面是什么。

    怪不得它都不帮蚌族了,因为没空。

    囚牛伸手轻点在屏障之外,屏障悄悄洞开,分开一道裂隙。它带着众人入内,很快再度闭起屏障。

    秦弈居云岫早已瞪大了眼睛。

    建木之根,不是大家想象中的深扎海底地心,它是裸露在外的。

    根须虬结,尽数缠绕在一个生物身上……

    一只一望无际的巨龟,不知其广,看不见头尾,看不见四肢,茫茫无际只有背脊,坚固的身躯扛着建木,一动不动。

    霸下!

    无相……不,祖圣龙子,不止囚牛一个!

    “建木之灵沉眠,建木本身已经站不住了。”囚牛淡淡道:“它随时可能飞天而去,也随时可能遁地而走,再也不存在世间,被攫取到天外之天。于是我镇压在上,不敢轻易离开,老二顶在下方,不让它遁入幽冥。”

    秦弈心中震撼地看着霸下的身躯,无数人在建木上生存,谁能想到它的根须竟然不在地下,而在霸下的背上!

    强大的祖圣大妖,扛起了一个海中世界,托起了整个海域的禁地基石!

    囚牛目视狗子,眼神冷厉无比:“所以,饕餮,你是来干什么的?”

    狗子呆呆地看着霸下,结结巴巴:“我、我不知道这情况啊……”

    囚牛冷哼一声:“霸下自己也在沉眠。建木根茎纠缠,在汲取它的血肉,而它的神念正在建木之中,暂代建木之灵的效用……它以血肉给养此方海域,以灵魂镇压此海之安,我不会允许任何人破坏。”

    居云岫失声道:“其他龙子都不知道吗?”

    “有些知道,有些不知。”囚牛淡淡道:“大家本来就不是一条心,有些人一旦知道,不知会搞出什么幺蛾子,我不敢赌。就连对蚌族,我都不敢说椒图不在,也不敢让人困惑地亲自帮蚌族……只能委屈她们了。”

    可能有内奸,秦弈第一时间想到这一层。

    果然囚牛续道:“我沉迷音乐,诸事不问,看上去和数万年来毫无区别,也是不想让有些人看出端倪。”

    秦弈忍不住道:“天上人发现建木的走向并不像他们预估,不会亲自下来查看?大王装个表象有什么用?”

    囚牛冷笑道:“他们进不来,除非有内奸。”

    说着又看向了狗子。狗子实在无语,怒道:“白痴!我要是来做内奸的,你们早特么死绝了,还等现在!”

    囚牛不置可否,只是道:“我不能离开树顶太久。如今之事,你们应该明白了?”

    秦弈叹了口气:“明白了。”

    “众妙之门,本身没有灵气,但它能固执地把一切扭向它心目中的完美之妙。”囚牛道:“我需要有人入内,把众妙之门置于内部,以助建木之灵复苏,也把建木本身的扭曲拧回原点。但仅此是不够的,这太被动也太缓慢,我需要音乐主动激活。”

    顿了顿,转向居云岫,柔声道:“姐姐,我从来没骗你。以天地共鸣,助生灵复苏,这样的音乐只有你能弹。”

    <script>bdshare;</script>
广告位④
广告位⑤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错误报告]     [投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