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探长·正文 第三百七十一章 视频录像
广告位①
广告位②
广告位③
我乐小说欢迎您的光临,请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oole.org,以便随时阅读小说《警探长》最新章节...
    罪名什么的,还是得等抓到人了再说,现在当务之急还是把案子搞定。

    三队已经有五六个人出去查这个案子了,二队也已经出动了一半的警力,大家聊了半天,把录像也看的差不多了。

    从视频录像上来看,司机确实是去了这个饭店吃饭,而且还戴了帽子,来的两次都很小心,也没和多余的人说什么,就是点了好几个菜,而且用的也都是现金。

    从录像上来看,两次司机来吃饭,都是为了吃点美食,并不是为了别的,这引起了大家的疑惑。

    幕后人找人去损毁录像究竟是为了什么?

    只有这个司机自己去吃饭,这事情,即便录像证明了,又有什么用呢?为什么要多此一举去处理呢?

    是觉得警察不可能这么快就得知了饭店的线索,还是这里面必然会有什么其他的东西?

    白松有点后悔,自己拷贝回来的录像还是不够多,毕竟一张存储卡是有上限的,看来以后要随身准备一个大容量u盘了,白松暗暗记下此事。

    “等会儿,刚刚那个录像,再往回倒一下。”白松一下子叫住了放视频的同事。

    “嗯?”李队刚刚在聊天,没太仔细看录像,此时也一下子认真了起来,盯住了屏幕。

    白松喊停的这段录像刚刚已经放过一遍了,不过是加速放的。这第二次是在重点时间正常速度播放,此时又被重新放了一遍。

    “有什么问题吗?”李队也疑惑了。

    “有问题。”白松又看了一遍,“这个服务员,摆盘之后,这个司机曾经动过盘子的方向。”

    “那不就是为了吃盘子那边的肉比较方便吗?”有人疑惑地问道:“我要是自己点了五个菜,我也这么吃。”

    “所以,他在用这些盘子的摆盘方向,来传递什么信息是吗?”李队听出了白松额外的意思,没有顾刚刚说话的民警,直接问道。

    “嗯,有这个可能。”白松道:“就是得看看,有谁这两天都来吃饭,而且都往这个方向看过?如果有人这两天都观察过这里的盘子,就有很大的问题,我怀疑这个司机就曾经和这个人传递过什么信息......嗯?你们怎么都看我?”

    “从录像里看,好像就你满足这个要求...”李队长幽幽地说道。

    额...

    ?

    白松回想了一下刚刚看到的录像,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

    一般很少有人会连续两天去一家饭店吃饭,因此这两天除了司机和白松,没有第三个人两次都来,而且就连给司机上菜的服务员都不是一个人。

    “有没有可能是这种情况”,白松看大家眼神都不大对劲,有些不好意思,立刻换掉话题,心思急转,“案发后我去现场还是被人跟踪了?”

    李队听到这个,也端坐起来:“我觉得你的反侦查意识还是很不错的,尤其是发生了这种事情,当你准备去饭店的路上,被人跟踪了你应该能发现吧?”

    “怎么回事?白队你又被跟踪了?”几个和白松关系不错的年轻警察纷纷担心起来。

    “正常是这样...”白松又有些不好意思了,摸了摸自己的脑袋:“但是我在街边的椅子上坐了很久,然后起来之后撞了路灯杆...”

    ...

    “白松啊...”李队伸手摸了摸白松的额头,摆出了一副关爱智障儿童的表情:“你这可算是工伤啊...”

    “额...”白松平时脸皮很厚,但是这时候还是有些不好意思,干咳了两下:“我有时候思考问题会容易走神。”

    本来有些压抑的气氛,这么一来散去了大半,大家准备听白松接下拉的分析。

    “如果是我被跟踪了,那么这一切就解释的通,也能解释为什么昨天不去饭店处理这个问题,而是今天。”白松感觉自己不能在同事们面前失去自己的形象,推理道:“对方这么做,我认为大概率是因为今天的失利,我当时去现场的时候,周围没人,但是远处围观的人还是很多的,有人发现我没死这太正常不过了。

    毕竟,这幕后的人肯定要看结果的。既然如此,我接下来回家被人发现也不是什么秘密。我可以确定的是,没有人跟我进小区,更没人跟我上楼,但是我离开小区,去了长椅上坐着的时候,就不好说了。

    而当我走进这家饭店,想去调取录像,时间很长,被人发现也很正常。主要是那段时间我确实是思索的太过于用心...“

    白松不想再提自己撞路灯杆的糗事,接着道:“我身上有一张存储卡这种事,是小概率事件,所以对方只会以为我去看了录像,而不会以为我已经把录像拷贝走了。既然如此,对方肯定是担心我发现了什么重要线索,所以才着急去破坏。

    如果是我回到刑侦支队,再拿好手续和存储设备再回去,就肯定被人得手跑掉了,正是因为我往这里走的时候就已经通知了人过去,对方没有计算好时间差,所以才被抓了。

    从这个角度上来分析,这个人不会是临时雇佣的。临时雇佣的人,不可能这么快找到,所以,这个人肯定还知道别的事情,我们不能小看了他。”

    “那,白队,照你这么说,这个人岂不是并不傻?他在装傻?那我们还给他做精神病鉴定吗?”有个年轻的民警有些疑惑,直接问道。

    这也是刑警一直的作风,讨论案子的时候,不必论官职,随便说。

    “做,这更得做。”李队没有多解释什么,接着说道:“你说的这个说法,虽然有道理,但是还是有个漏洞。这饭店到底的录像到底有没有价值,这个人没必要铤而走险直接去破坏吧?直接问问老板这几天司机有没有在这里说过什么、做过什么不就可以了吗?这司机连着两天来点这么多菜,总不能老板没印象吧?

    如果他从老板那里得知这个司机就是来踏踏实实的吃饭,没别的有价值的线索,何必费这么大的风险来破坏视频录像呢?”

    “通常是如此”,白松点了点头:“可是,问题是,这个老板,他是个脸盲。”
广告位④
广告位⑤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错误报告]     [投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