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昔大唐贞观世·正文 第三百六十八章 被冤枉的白狼军
广告位①
广告位②
广告位③
我乐小说欢迎您的光临,请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oole.org,以便随时阅读小说《忆昔大唐贞观世》最新章节...
    朝堂上,针对杜府一事,争论不休。

    杜荷与杜构两人,探访了所有与当初杜如晦有些关系的老臣,以求讨个公道。

    李世民这几日都不想上朝,一个个大臣站出身,请求严查此事。

    如何严查?李世民难道不清楚此事有多麻烦吗?

    可他查不得,无论秦王还是魏王,他都不想动!

    但若是动了白狼,和动秦王完全没有什么区别。

    这事实在是难办,唯一的证据,只有杜构交上那把和白狼有关的兵刃。

    说实话,白狼兵刃并不算罕见,白狼军中强兵,经常轮换,十六卫中就有不少白狼军退下来的武器。

    可麻烦就麻烦在,杜荷之前发生的事情!

    杜荷为什么会出事,众人心中自然明白。

    杜荷出事之后,紧跟着杜府出事,众人就不太明白了。

    大部分朝臣的猜测都与魏王殿下有关,毕竟魏王之前下的黑手,使得杜荷变成了一位...公公。

    “事情做得过了,怎么还不依不饶。”

    “唉,杜荷的错,为何要牵连到家人身上?”

    “依我看,魏王这是打算拿杜家立威啊!”

    “太子、秦王、魏王,这可倒好,历朝历代,哪有皇嗣如他们一般,相互扶持,不争不抢?”

    朝堂之下,议论纷纷。

    朝堂之上,房玄龄、魏征等人,不断上奏,请求严查。

    如何查?

    先将白狼军解决!

    杜构四处求人,就是为了解决白狼。不触及秦王和魏王,这才使得众大臣同意出手。

    所有人统一将目标,放在了白狼军身上。

    白狼军实在太可怕了,作为大唐少有的精锐之军。

    五千人便可应对十倍之军,当初因为有功劳在身不好削权,如今正好解决白狼军。

    “陛下,臣以为,白狼不该存在!”房玄龄道。

    战时白狼立功深厚,如今四方太平,白狼享受着十六卫都无法比拟的俸禄,而且还不属于李世民直接管辖。

    除了秦王,少有人可以插手白狼。

    久而久之,白狼军自然就成了旁人眼中的禁忌。

    要知道,入了白狼升官发财,不入白狼将不扬名!

    整个大唐谁不清楚,白狼军代表着赫赫战功,更代表着战无不胜的信念。

    有时候,太优秀了,反倒是一种麻烦。

    尤其是在白狼军一枝独秀的情况下,如今白狼军龟缩在秦王庄中,整日忙于农务,却还要有着大唐军队的编制,本就让人不喜。

    这一决定不仅仅是文官方面的上奏,武将这边也有人请求。

    比如,兵部尚书侯君集!

    如果能把白狼军划到兵部之下,侯君集绝对不会多言,还会与文臣们据理力争。

    可惜他做不到,正因如此,他才要上奏,请陛下严惩白狼军。

    杜荷借着杜构之口,连连上奏,请求陛下降罪与白狼军中骁威将,国候张二牛(十七)。

    毕竟当初,对杜荷动手之人,就有十七。

    李方晨本来还在安排凌烟阁之事,一听到这个消息,顿时就怒了。

    怎么着?

    一个个长脸了是吧?

    本王没做,白狼军也没做,明明是别人的离间计,如今反倒成了整个朝堂攻罚白狼军?

    直接停下凌云阁,“造什么造?就为了朝堂上那些蠢货?本王给他们造个屁的凌烟阁!”

    本来凌烟阁是用来安抚功臣的,如今倒好,功臣还没安抚,秦王先怒了。

    李世民传召他入朝,李方晨心中猜测,或许这是要让自己舌辩群臣。

    至于李泰,算了,没必要和他生气,再怎么说也是自己兄弟,先保下白狼再说。

    入得朝堂,当面行礼“儿臣见过父皇!”

    李世民道:“免礼,钰儿可知朕今日召你来说为何事?”

    李方晨冷笑道:“知道。”

    魏征出列问道:“殿下可知,白狼屠戮杜府?”

    李方晨回身道:“何时?”

    “就在前几日,难道殿下不知?”

    “本就不是,又何来知与不知?”

    李方晨本以为,如此明显的栽赃嫁祸,旁人应该能看得清楚。

    可是眼下却发现,这一帮朝臣,明显是有意而为之!

    杜构急忙出列道:“殿下可知,罪证留存,此乃白狼所为!难道我杜府就该被人屠戮,而伸冤无门吗?”

    李方晨看着对方,嘴中吐出两个字“白痴!”

    “秦王殿下!”

    房玄龄等人同时出声,李方晨这样实在是无礼。

    李方晨转身面向群臣“本王真要是派白狼屠戮杜府,为何会留下杜构、杜荷兄弟二人?”

    杜构面色一变,暗道:本就与你无关,这是魏王的手段,只是秦王你要保魏王,我杜家满门又该如何?

    阴沉着脸上前道:“此事虽然与秦王殿下无关,但是与白狼军脱不得干系!”

    众臣醒悟,差点出错,明明说的是白狼,怎么转到秦王身上。

    李方晨问道:“你待如何?”

    杜构面如寒霜,声似寒狱,“白狼军,不当有!十七,该杀!”

    “放肆!”李方晨当即喝道:“大唐国候,说杀就杀,单凭杜荷一面之词,杜家好大的威风!”

    杜构心知说不过秦王,转身向李世民叩拜,“请陛下做主!”

    老臣们也是骑虎难下,之前杜荷可没说要杀白狼军的十七。

    这不是等于跟秦王殿下结了死仇,等以后秦王报复时,又该如何自处?

    不过也有例外者,杜构发妻乃是清河崔氏。如今清河崔一脉也不肯善罢甘休,一同出面请圣恩。

    李世民脸上也是挂着不满,“杜荷无官身,你却要朕用一个国候陪上性命,若真如此,杜荷是否也该死?你杜家确实好大的官威啊!”

    鼓动了众多大臣,近乎等同于逼宫,李世民如何不怒?

    杜构身子一颤,险些忘了,此事若是杀了十七,惹怒了秦王不说,还有魏王!

    十七都论罪了,那魏王呢?

    从犯死,主谋无罪?

    开什么玩笑?

    李方晨更是说道:“且不说杜荷之事,你用何佐证,单问你白狼有罪?凭何断定?”

    杜构道:“证据面前,殿下一再袒护白狼,难道白狼军杀人无罪?”

    房玄龄等老臣同时上前道:“陛下,白狼不该留!”

    “陛下,白狼不该留!”

    “陛下......”

    文臣不说,武将都有十数名,李方恨气得脸色发紫。

    甚至连李世民都觉得,此事与白狼密不可分,这些年来,白狼实在是不服管教。

    还记得当初,叛王乱京,白狼军聚在一处持刀兵冲撞大理寺营先救秦王,而后才是救他李世民。

    目无尊上之军,确实应该借此机会,打压一遍。

    “传朕旨意,即日起收回白狼军号,盔甲兵器收归兵部,白狼军众留爵不留官!”

    “父皇!”李方晨面露惊色,没想到李世民真的会这么做。

    白狼军中有爵位者不在少数,留爵不留官,等同于免去了官位,今后若还想从军,只能入十六卫。

    太子急忙出身道:“请父皇三思!”

    李世民却没了继续的心思,“就此,退朝吧!”

    这一言,判定了杜府之事与白狼有关,李方晨今后哪怕再为白狼辩解,也无济于事。

    心中真叫一个怒火冲天,明明被人误会,却还要背上罪责。

    李方晨算是看出来了,这朝中大臣提前串通一气,就连李世民,都觉得白狼已经没有了用处,留着也是浪费钱财。

    提前散去,每年兵部能省下几十万贯。

    要知道白狼不过五千人,每年军费等同于一个五万人编制的军队!

    “好!那儿臣请旨,免去督造凌烟阁之职,贬去户部侍郎之位!”

    李方晨可不管那么多,你们不是要搞我吗?

    那我现在给你们机会,就看你们能不能把握!

    李世民冷声道:“已经退朝,有事明日早朝再说!”
广告位④
广告位⑤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错误报告]     [投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