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道士入赘· 第269章? 上位者
广告位①
广告位②
广告位③
我乐小说欢迎您的光临,请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oole.org,以便随时阅读小说《小道士入赘》最新章节...
    赤条条相见,坦诚倒是坦诚,但也不能成为焦点……手电熄火的熄火,转移方向的转移方向,道乙这才摸黑出水。

    穿好衣服,道乙从戒指里摸出一颗明珠撑在手上。

    “夜明珠?世上还真有这样的东西?”好几个人异口同声。

    戒指里面坏掉的宝贝不少,这样的明珠也大多没有了光泽,仅剩下极少的一部分,还能发出些微弱的光,道乙手上的这颗就是。

    借着明珠的光线,道乙总算是看清了鲍国强的状况,胸腹部多处刀伤,左胳膊还骨骼断裂……

    还好,没伤到根基,养养就能好。

    “道乙,怎么会是你过来了呢?还有人呢?不会就你一个吧?”鲍国强连声地追问。

    “先别问这些,我看看你的伤。”道乙拉着鲍国强的胳膊,明珠凑近,看了又看,“这骨接得不对,错位很大,筋脉也没有理顺。”

    在场就有医学专家,鲍国强的伤势,应该就是他们处理的。

    “没有x光机,更不能动手术矫正,我们也只能做到这样了。”一名五十开外,戴着厚厚眼镜片的男子,也是这次解救的首席专家,姓胡名勇华,他接了一句。

    “我知道,我没有怪你们的意思。”道乙说道,“只是这骨骼得重新接。你们谁来拿着这明珠,我要双手才好工作。”

    听到要人掌灯,胡勇华第一个走了过去:“我来。”

    谁来都一样,道乙不会介意,只是在旁人的看法不一样,让专家为你掌灯,有点过了。

    幸好是刚接续不久,断开变得比较容易,两只手一拉就是了。

    拉开断骨、理顺筋脉、对正骨骼、针灸消除瘀血、化解杀气、上夹板,绷带固定……也花了多半个小时。

    经过道乙的治疗,鲍国强肿胀的胳膊消肿明显,疼痛的感觉也消失不见。

    “胸腹部的伤口,我也帮你看一下吧。”道乙扶鲍国强斜躺在石头上,解开了胸腹部的纱布。

    “都有点发炎了……”道乙摇了摇头。医学专家没有了医院的依托,看来也很不靠谱。

    胡勇华笑了笑,解释道:“进来的时候碰到了水……撤退时走得匆忙,又没带消炎的药物。”

    鲍国强是修行者,对手施加给他的毁伤性灵力倒是让他消化掉了,但伤口的炎症,却不是他能对付的。

    “没事,我这里有消炎药。”道乙说完,又从戒指里摸出一些阿莫西林。

    西医也要精华,广谱性的消炎药,就像是可治百病的万金油,也算是精华的一种吧。

    鲍国强带来的部下死的死,伤的伤,受伤人伤口虽然也作了处理,但有发炎症状的人不少,道乙的药也算是出现的及时。

    吃药的吃药,病情更重的又让道乙看了看……

    很快,道乙进来一个多小时过去了,一行人的晚餐也算是煮好了。

    压缩饼干加鱼汤,还是用头盔当锅熬的汤。

    “就……就吃些这个?”道乙皱了皱眉。

    “行了,将就吧。”鲍国强接话了,“这还算好的,那个洞里还能摸到些鱼,要不然……说实话吧,就连这些压缩干粮,都坚持不了几天了。”

    “也别将就了。”道乙说完,又从戒指里面摸出了不少的东西。

    有锅碗瓢盆,有米面主食,有腊鱼腊肉,有油盐酱醋,甚至土豆、洋葱之类耐贮存的蔬菜也有。

    要不是洞府不平,道乙还能拿出些桌椅板凳……

    “你这是把老爷子的空间戒指拿过来了?”鲍国强好像这才发现一样,盯着道乙的手指看。

    鲍老爷子粗笨的扳指鲍国强认识,而道乙手上戒指不但模样新潮,个头还很小巧……看破不说破,还是好朋友,这道理鲍国强自然懂。

    “这也是我会来这里的原因之一。”道乙摸了摸鼻子,敷衍了一句。

    有了新的食物,晚餐自然是有人重新制作,父子俩坐到一旁对起了情况。

    道乙是晚辈,又是下级,自然是由他汇报在前。很快,道乙便从接到钱秀丽电话开始,到组队出征,一路上的遇敌、和常九等人的兵分两路,一直到最后杀进丛林,洗澡找到这里……事无巨细,全说了一遍。

    说到常九,鲍国强脸色一沉。

    虽然说彭敏是外调,常九王英却都是他的手下,现在撂在外面吸引对手……关键是还生死未卜,让鲍国强也很难过。

    这里是在地下,手机自然是没有信号,道乙拿出手机一看,常九给回了昨天晚上的信息,回信息的时间是今天一早。

    压力不大,和对手捉迷藏,静候佳音。常九拒绝了道乙要他们先撤的要求。

    道乙把手机给鲍国强看,鲍国强的脸色才稍微好看了一点。

    自己昨天晚上大开杀戒,对手肯定也清楚了情况……那边不再是他们主要的目标,想来压力不会太大。

    “究竟是怎么回事?怎么感觉像捅了马蜂窝?”道乙自然有自己的疑问。

    鲍国强没有接话,眼神往旁边一个人身上瞟了瞟。

    道乙也是聪明人,自然明白其意,更何况那个家伙明显就有着不同的肤色——黑人,不同于华夏民族的皮肤颜色。

    眼前的黑人与道乙心目中大裤衩、圆领t恤的黑人兄弟形象不同,他穿着干净、整齐。深色的西裤,格子衬衫,看起来很有质感……

    “政府要员?”道乙皱了皱眉,他从黑人身上感受到了上位者的气势。

    “他是这里的总统。”鲍国强笑了笑,轻声地答道。

    难怪,这样的话就能解释得通了。

    无论是风衣恶魔的话,还是路上此起彼伏的追杀,落在了落荒而逃的总统身上,一切都有了答案。

    道乙沉默了一会儿,又问:“接下来该怎么办?我们还带着他跑?”

    “那又能怎么样?”胡勇华过来插话道,“他可是我的病人,我们不能见死不救……”

    “病人?”道乙轻轻地笑了,“请怒我眼掘,还真瞧不出他哪里有毛病……”

    “你……你也是医生?”胡勇华问完,恍然大悟,“对了,你应该是个中医。”

    刚才道乙施展了接骨、针灸等手段,胡勇华自然把道乙归结到了中医的范畴。

    对于这样的问题,道乙自然不至于纠结,他冷冷地看着胡大夫,等着他给出答案。。

    “哦,是这样的。”胡勇华抚了抚眼镜,说道,“事发时,他正在医院看牙……”

    “现在看好了吗?”道乙又问,“您是想要重建牙科诊所,还是带他去您以前的医院继续?”
广告位④
广告位⑤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错误报告]     [投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