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之魔人必须死· 第二百四十八章 悲惨的往事
广告位①
广告位②
广告位③
我乐小说欢迎您的光临,请记住本站地址:http://www.oole.org,以便随时阅读小说《无敌之魔人必须死》最新章节...
    赵潜龙闻言,试着轻轻摇了摇雪妙茹,又细细叫了几声。不一会,果见雪妙茹眼帘跳动了一下,随之缓缓睁开双眼。“雪姑娘,你终于醒了。”方运来心里欢喜,却无法笑出来,因为他心里仍旧感到有些沉重。

    “妙茹,你总醒过来了。”赵潜龙悲喜交集,悲的是水灵的逝去,喜的自然就是自己的爱人终于活过来了。雪妙茹先望了望方运来,又扭头看了看赵潜龙,轻轻说了一句话:“我还活着吗?”

    “你当然还活着,我们都还活着。”方运来望着雪妙茹十分坚定地回答说。赵潜龙补充道:“是你师傅救了你。”雪妙茹惘然问道:“我师傅,那她人呢?”

    “在你身后……”方运来指了指后面说道。雪妙茹闻言转过身,霍然发现水灵正垂头坐在床上,肌肤早失去了光泽。“师傅!”雪妙茹几乎要一把搂住水灵,当她发觉有点异常时又扭头问道:“师傅她是不是睡着了?”

    赵潜龙轻轻摇头,低声道:“不,她死了……她为了救你耗尽了自己毕生的功力……”雪妙茹听得两眼张大,又看了看水灵的样貌,知道赵潜龙所说不假。她终于难抑心中悲痛,突地紧紧搂住了水灵的遗体,放声大恸……

    山风习习,群青郁郁。

    这是三个月后的黄昏。在洛阳城郊的最高峰上,一对男女正相偎坐在崖边,共赏这无限好的夕阳与晚霞。男的是赵潜龙,女的是雪妙茹,一个仪容俊朗,气度非凡;一个容貌端丽冠绝,身段曼妙,柔美飘逸。他们早已是一对天作之合的夫妻。

    赵潜龙把雪妙茹搂在怀中,轻轻抚摸着她流云般的秀发,眺望着远方说道:“夕阳虽美却也只是刹那芳华,未免有点可惜。”

    雪妙茹道:“人生本也似那夕阳一样,转眼即逝,所以我们更应珍惜在一起的日子,不是吗?”

    赵潜龙道:“恩,我一定会珍惜与你度过的每一天。”

    雪妙茹道:“我有个问题想问。”

    “问吧。”赵潜龙正等雪妙茹说下去。

    “你还想不想跟我一同游历江湖,走千山涉万水?”雪妙茹这样问。

    “那要看你愿不愿意了。”赵潜龙道。

    “如果我说愿意呢?”雪妙茹好奇地追问。

    “那就要看小的愿不愿意了。”赵潜龙这样说。

    “什么小的?”雪妙茹双颊忽然染上了淡淡的绯色。

    “当然是你肚子里的那个了。”赵潜龙一语道破,伸手轻轻抚摸在雪妙茹肚皮上说道。

    “你好坏啊!”雪妙茹嗔道,“什么时候知道的?”

    “也不算太早,你怎么瞒得了我呢?”赵潜龙道。

    “我本想……本想给你一个惊喜嘛!”雪妙茹道,“谁知你那么快就知道了,真没意思。”

    “也别灰心,下次还有机会。”赵潜龙笑道。

    雪妙茹闻言双颊一热,顿时粉晕红腮,挺起身来说道:“没点正经,我不理你了。”

    赵潜龙道:“我哪有不正经?你一个女人,生十个八个孩子该不成问题吧?”

    雪妙茹瞪了赵潜龙一眼,道:“你当我是母猪啊?”

    赵潜龙笑道:“当然不是,说笑呢!再说我也没见过这么漂亮的母猪。”

    “你再乱说信不信我把你从这里扔下去?”雪妙茹愠色未减,轻嗔薄怒地说道。

    “好了,不闹了。”赵潜龙表示投降,“以你现在的功力,我还真怕你会把我推下去。”

    雪妙茹闻言又想起了水灵师傅,不禁一阵悲凉袭上心头。

    赵潜龙见雪妙茹垂着头不作声,问道:“想师傅了?”雪妙茹只微微颔首道:“不单只想师傅,我也想着柳姑娘,不知她现在怎么了?”

    “才离别不到三月,你就惦记着她了?”赵潜龙道,“看来你真把她当成姐妹了。”

    “除了师傅,她是我最敬佩的女人,我也乐意把她当做姐妹般看待。”雪妙茹这样说。

    “柳姑娘她确是个奇女子,也是个不可多得的好姑娘。”赵潜龙道。

    “而且……她还喜欢你。”雪妙茹轻轻说道。

    “是吗?”赵潜龙愕然道,“这话可不能乱说,我怎么没觉得?”

    “你一直把她当朋友,她却把你当做爱人。”雪妙茹道。

    “不会的,你一定是想多了。”赵潜龙其实早已将信将疑,但他还是努力使自己不去相信。

    “你是不是觉得自己辜负了她,心里内疚?”雪妙茹道,“其实你认识她在先,是你自己没有把握。”

    赵潜龙道:“过去的事就让她过去吧!我现在有了你已经很满足了,不应再去想别的女子。”

    雪妙茹道:“我不是那么小气的人,你想她也是应该的,除非你不把她当朋友了。”

    赵潜龙道:“多谢你的理解,但我现在真的不想谈论此事。不如说说运来吧,他也是我的朋友,而且再也不会有比他更好的朋友了。”

    雪妙茹道:“好啊,你给我多说说他的故事,我想听。”

    赵潜龙爽快答应,开始从刚认识方运来说起,那又是另一个故事了,而且是一个很长的故事……

    罗凯瑞皱着眉。

    像他这样的强者很少会有遇到棘手的事,但现在就有一件非常棘手的事摆在他面前。

    正因为找不到解决的办法,所以他的眉头皱了起来。

    已是落日时分,眼看天色将晚,刚吃完晚饭的罗凯瑞要开始找寻今晚过夜的地方了。

    他考虑了一会,最后还是决定回去找燕赤夏。

    没想到王员外把那宝贝藏的这么深,看来要另辟途径才行,离约定时间还有两天,先去找燕兄happy一下,睡上一觉再做打算。

    这样想后,罗凯瑞加快了脚步向城外而去。

    出城之后,他很快就找到了燕赤夏的家,可是燕赤夏不在,屋里只有洛儿一个人。

    “你的燕叔叔呢?”罗凯瑞问洛儿。

    “大哥哥,你来就好了,燕叔叔出去好久都没回来,我正担心他呢?”洛儿神色显得有些担忧,昂起头来看着罗凯瑞说。

    “你叔叔去了哪里?”罗凯瑞问。

    “他没说,不过我想他一定是去找他师妹。”洛儿这样说。

    “他的师妹……也是狩魔人么?”罗凯瑞好奇。

    洛儿摇摇头:“不是,燕叔叔的师妹是普通人。其实他们并不是同门师妹,所谓的师妹其实是燕叔叔师父的女儿。”

    罗凯瑞的眼睛睁圆了,略想了一下才说:“原来如此……应该还有一个故事吧?”

    洛儿用力点头,接着又缓缓垂下头,脸上浮现出一丝哀伤:“其实,燕叔叔怪可怜的……”

    “这话怎么说?”罗凯瑞忙问。

    洛儿又昂起头来道:“他的师妹并不知道自己有一个师兄,甚至连自己亲生父亲都不知道是谁。”

    罗凯瑞闻言更加吃惊,紧接着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于是洛儿把自己知道的事一五一十跟罗凯瑞说了出来。

    原来,燕赤夏的师父叫紫青阳,也是一个狩魔人。紫青阳曾经深爱着一个女人,这个女人的名字叫彩霞,二人可谓两情相悦,感情已经发展到谈婚论嫁的地步。

    彩霞是一大户人家的千金,其父母都希望女儿找一个门当户对的丈夫。当彩霞的父母得知女儿爱上一个狩魔人后大发雷霆,坚决反对女儿和燕赤夏的师父交往。反对的原因自然是他们觉得身份低微的狩魔人配不上他们的女儿,不过最主要的原因是狩魔人是公认的怪胎,是没有生育能力的。

    然而,凡事都有例外。

    紫青阳和彩霞交往没多久就让彩霞怀上了孩子。

    如果说一万个狩魔人中有一个有生育能力,那么紫青阳就是那万中挑一的一个。

    后来出现了一个叫王乘风的男人,他就是紫青阳的情敌。为了除掉紫青阳,让彩霞彻底死心,王乘风找人暗算紫青阳,虽然最后没能成功,但也让紫青阳身受重伤,几乎失去了正常行动力,成了一个废人。

    为了躲避追杀,紫青阳找了一个秘密的地方隐居起来,期间收了一个徒弟,也就是燕赤夏。那时候的燕赤夏仅仅只有十二岁。

    年仅十二岁的燕赤夏一面在师父的指导下练武学艺,一面照顾着步入中年,行动不便的师父,师徒二人相依为命过了十六年。

    十六年之后的一天,紫青阳方才把自己掩埋了多年的真相说出来给徒弟听,并要求他替自己报仇,并找到师母和师妹,还答应将女儿许配给他。

    紫青阳在跟徒弟叮嘱完这些事情后不久就气绝而逝。然而,他交托给燕赤夏的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如今,燕赤夏的师妹已经是亭亭玉立的十六岁少女,生活过得很幸福,爹娘都对她疼爱有加,这让燕赤夏实在不忍心向师妹说出真相,因为这样必定会毁掉一个美满的家庭,也会毁掉一个少女的幸福。

    就算燕赤夏有铁石心肠也绝对不想看到自己喜爱的女子遭受这样的不幸。

    正因如此,燕赤夏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

    一边是师命难违,一边是爱人难舍。

    他知道如果自己杀了王乘风,师妹一定会恨他一辈子,虽然王乘风不是师妹的亲生父亲,但是她会相信吗?

    “真没想到还有这样一段故事。”罗凯瑞听完洛儿的讲述后,深深感叹道。

    洛儿用力点头,道:“燕叔叔去了很多次王乘风的家,但始终没有对王乘风下手,而且几乎每次回来都会喝得烂醉。我看得出他心里很难受。”说到后来再次默默垂下头,再度陷入了淡淡的哀伤之中。

    罗凯瑞轻轻摸了摸洛儿的头,问道:“那个叫王乘风的知道你叔叔要对付他吗?”

    “我想应该暂时不知道吧!”洛儿挠挠头,表情看起来不太自信,“像他这么阴险的男人,如果知道有人要对付他,应该早就先出手为强啦!”

    “是先下手为强吧?”罗凯瑞纠正道。

    洛儿道:“下手跟出手不是一样吗?”

    罗凯瑞做了一个无所谓的表情,道:“你说一样就一样吧!”

    洛儿道:“你们这些大人都太认真了,就爱咬文嚼字。”

    “你总算说对一个成语啦!”罗凯瑞夸了洛儿一句。

    洛儿得意地笑笑,过了一会才又说:“可惜我手无搏鸡之力,不然我一定助燕叔叔一臂之力。”

    “是手无缚鸡之力!”罗凯瑞轻拍了一下洛儿的头纠正。

    洛儿吐吐舌头,这一次没有再反驳。

    “好了,你告诉我王乘风家在哪,我过去看看。”罗凯瑞接着说。

    洛儿等的就是罗凯瑞这句话,立即就把地址和路线说了出来。

    王乘风如今是青龙帮帮主,就住在城里的总舵,找到他的家并不难。

    夜色已浓,十里繁华的长街一片灯火。

    罗凯瑞在灯火阑珊的处找到了王乘风的家,看看四下无人,飞身一跃,从大宅的外墙溜了进去。

    宅院很大,他费了不少劲才找到王妮妮的房间。

    王妮妮就是紫青阳的女儿,也就是燕赤夏的师妹,当然知道这个真相的人不多,现在就只剩两个人,一个是燕赤夏,还有一个就是他的师娘彩霞。

    室内一灯如豆。

    昏黄的灯火之下,一个身穿粉色衣裙的少女正坐在一张长桌前拨弄着一张古琴。

    “姑娘喜欢弹琴?”一个清朗的男人声在室内骤然响起,正是罗凯瑞的声音。

    坐在古琴前的女子猛吃了已经,愕然抬起头来,一眼就看见站在门口的罗凯瑞,不禁睁大了双眼,倏然站起来道:“你是什么人?怎么进来的?”

    “门没锁。”罗凯瑞指了指身后已经掩上的房门,“另外,你不要害怕,我不是坏人。”在说话的时候,他注意到王妮妮是个十分迷人的小姑娘,尤其是那双灵动的眼睛,仿佛会说话。

    王妮妮显然是被吓到了,毕竟她还是头一次遇到这种事,下意识地后退了半步,忒忒的说道:“你……我又不认识你,不经允许就闯进一个姑娘的闺房,让我怎么相信你不是坏人?”

    罗凯瑞亲和地笑笑,道:“你觉得我像坏人吗?无所谓了,我来只是想问一下你,燕赤夏有没有来过?”

    “你是问燕大哥?”王妮妮惊奇地眨了眨眼。

    “正是!你认识他吧?”罗凯瑞点点头问。

    “我是认识他。”王妮妮微微颔首,紧接着又摇了摇头,道:“不过我今天没看到他。”。

    “他今天没来过这里吗?”罗凯瑞惊讶地问。

    “嗯!”王妮妮又点头,“我想他应该没来过。”表情像是肯定,又不太肯定。
广告位④
广告位⑤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错误报告]     [投票推荐]